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骗术大全 > 招工求职

河南百名求职者购买交通厅内部指标受骗

时间:2009-11-13 18:12:02    来源:  作者:

河南百名求职者购置交通厅内部指标上当(组图)


花六万想买“铁饭碗”

受了骗当上“店小二”

魏女士家住中牟农村,是求助者之一。

2005年5月,她通过亲戚认识了一个名叫张雪萍的巩义女子。张雪萍称可搞到省交通厅的内部指标,安顿求职者到高速公路收费站上班,且有编制,前提是交6万元工作安放费。女儿小莹面临择业,魏女士有些心动。

当年5月9日,按事先商定,魏女士来郑州交钱。“交钱时见到三个人,一个叫赵书军的男子收钱,张雪萍打收条签字,还有一个人叫王晓伍,赵书军说他是劳动厅的书记。‘这事,我和王书记必定替你办好’,赵承诺培训小莹三个月后,部署去高速公路上班”。

交钱之后,小莹被一个名叫夏长莲的女子带往培训学校。2005年11月,小莹被支配到信阳市高速路监控室。

“到信阳后,我们被布置到了信阳收费站旁的服务区餐厅。所谓的上班就是在服务区餐厅洗菜、切菜、刷碗、拖地,在学校培训的收费和监控知识,一点也用不上。”小莹说。

得知情形后,魏女士便讯问赵书军,赵说明说实习期都是这样。在信阳呆一个月后,小莹回家歇班。赵书军、张雪萍说工作的事暂时不好办,让再等新闻。

2006年3月中旬,魏女士及家眷几经周折找到了赵书军,小莹又被送到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加入培训。同年6月,小莹被夏长莲和公司负责人普现中支配到中原高速郑州南站上班,许诺是正式职工。一个多月后,小莹又回家歇班,魏才得知女儿一直在餐厅做勤杂工。

“发明受骗后,找不到赵书军,也找不到张雪萍等人。与小莹加入培训时的同窗接洽,成果发明受骗的有一二百人,每人被骗三万元到十万元不等。”小莹的爸爸孙先生说,“探听劳动厅的王书记,发明劳动厅没这个人。”

与小莹的蒙受雷同,郑州市某银行职工闫女士正上大学的女儿小文,为了这个“内部指标”,不仅被骗3.5万元钱,还提前退学了。

【调查】 骗术并不高超 穿帮只需五问

一问:私有企业何来批量“铁饭碗”?

据上当者介绍,他们都是由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派往收费站的。那么,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1月30日,记者从郑州市工商局了解到,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私有企业,营业执照上没有劳务输出和劳务中介项目。

当天,记者追随孙先生一家来到了位于郑州市淮河西路的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孙先生与该公司经理普现中进行了交涉??

“你知道我们收多少钱吗?我们公司只收3600元。夏长莲是招生人员,她不只给我们一个学校招生,还给其他学校招生。因为你们先前培训过,我就只收了600元钱,给你发了服装、被子……还把你闺女布置到了南站,收费员当服务员的情形全国广泛存在??不收费时,都是俩人一班做饭。你闺女是否上过班,我不管了,这由中原高速郑漯段郑州南站(下称郑州南站)田汉华站长支配,我已经把你闺女交给他了,安排了为啥干不成那是你们自己的事。”面对讯问,普现中称。

“如果钱花到咱身上了,咱当然能支配。谁收你的钱你找谁要。我们公司没收你们的钱。如果撇开交这个6万块钱不说,我可以帮你们想措施找工作,找交通厅的一些关系,帮你们把孩子支配了。”普现中称,具体要花多少钱,改天和孙先生单独谈。

二问:政府官员怎会替私有企业招工?

在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门口,十多名学员身穿制服,头戴写有“高速执勤”并佩有国徽的白色头盔,正在门前训练正步。旁边围着很多家长,一名男青年在母亲的陪伴下正迟疑是否报名。

这对不愿公开姓名的母子说,他们是登封大冶人,听说这里招聘高速协警才随招生人员过来看看,“当协警收费3600元,招生的人给我们说,要想当正式的也可以,不过得交五六万元”。

这时,率领这对母子过来的招生人员凑过来跟记者打召唤,他自称姓王,是省劳动厅的干部,为这家公司做招生工作。听了小莹的情形后,王表现:“公司和交通部门有关系,他们只要收了钱,就能把人给你部署了。中间人收了钱都要交到公司,工作的事还要公司来跑,公司和上边有关系。”

记者随后核实,省劳动厅基本没有这名王姓男子。

三问:谁会花钱求着给别人帮忙?

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既然是一家私有企业,和高速公路没有任何关系,为何能够培训学员并布置他们到高速公路收费站上班?

1月30日下午,记者采访了站长田汉华。

田称,去年六七月份,的确有一批人来“帮忙”,但绝对不是招的工作人员。收费站没有用人权,而且“郑州南站和老普那个公司毫无关系”。

小莹说,当初她来郑州南站上班时,在站内休息室住,田站长还去她们的宿舍检讨过,工资也是在田办公室领的。对于这些事情,田都予以否定,他称自己没一点印象,“这些事情都是林副站长负责的”。

孙先生立即拨通了林副站长的电话,并按下了免提键。林说:“我们站和同乐高速公司签有用人合同,有啥事儿你直接找老普,现在合同到期了,和我们站没关系。”

电话挂断后,田称:“我们和老普公司没啥用人合同,只是用过他们的保安。”并交代孙先生说,“有啥事情,你就直接找老普,问他要钱。”

四问:真有人会“忘我奉献”帮你求职吗?

小莹的工作,是由夏长莲一手支配的。那么,夏长莲又是做什么的呢?

记者随后陪伴孙先生一家来到郑州市北林路一小区夏长莲家。

接连敲门后,一中年男子把客厅门打开一个宽约一尺的缝隙后,隔着防盗门问:“找谁?”

当他看到孙先生,并听说要找夏长莲时,吼了一声“不在家”随即甩上了门。

之后,孙先生重复敲门,里面再无反映。

站在门口,孙先生用记者的电话接洽上了夏长莲,夏称她只收了两万元钱,并且是从赵书军手里拿的,小莹第一次培训和部署工作花了1.5万元,第二次花了5000元,她一分钱也没拿到。

“那你为啥要安排我上班呢?”小莹问。

“我是在忘我奉献,跟你没啥好说的。”夏随即挂了电话。

随后,孙先生又多次给夏长莲打电话请求会晤,但均被谢绝。

五问:为何那么多人愿把钱交给生疏人?

那么,赵书军口中的劳动厅王书记到底是什么人呢?“据我探听,王晓伍是中原区的。”孙先生说。

1月30日,孙先生拨通了所谓“劳动厅王书记”的电话,王晓伍先说不认识孙先生,最后又说了句“都一两年的事了,你还找我干啥”,随后挂了电话。

“去年12月4日,我给他打电话时做了录音,王晓伍说找赵书军没用,钱在夏长莲那儿,还说自己的亲戚也交了一二十万元,这钱在夏长莲家被一个商丘的孩儿掂走了,他也在找夏长莲。”孙先生边播放录音边介绍,王晓伍的电话彩铃显示他是“中原区招商办”的。

今年1月31日,记者来到了郑州市中原区区委。保安向区委办公室核实后告知记者,王晓伍是中原区林山寨街道办工作人员。

“一个街道办工作人员咋会干这事儿?”孙先生说。

此后两天,孙先生5次来到王晓伍的单位,但王一直回绝会晤。

2月1日下午6时,记者和孙先生终于见到了王晓伍。当时,5名男子一起从中原区林山寨办事处院内出来,孙先生指着其中一名穿西装的中年男子称那就是王书记。

被拦住后,王否定认识孙先生,并叱责孙先生找他是一种骚扰,他已到辖区派出所报警了,有啥事到派出所说。

在派出所,记者和王晓伍进行了交谈。王晓伍称认识夏长莲,并且透露赵书军是从林山寨办事处出去的人,听说目前在省里某个政府部门,但不知管哪个口儿,夏则是退休人员。王晓伍称,他的亲戚此前也被骗了十几万元。

【进展】行骗人员称可以退钱

2月2日,赵书军自动给孙先生打来电话。赵书军称,最初是夏长莲谎称王晓伍是省劳动厅书记,王晓伍和夏长莲都在撒谎。赵书军请求孙先生别再去找王晓伍,并称有3.2万元钱在夏长莲手中,如果孙先生妥协的话,夏长莲可以退还3.2万元,其他部分再想方法争夺。赵书军自称他目前在西安,过两天回郑州再协商此事。据他透露,张雪萍目前在兰州一个朋友家里。

电话中,王晓伍一直坚称自己没有参与到该事件中来,没收过孙先生一分钱。

2月3日,闫女士拿到了5000元退还款,并打欠条称剩余的3万元钱都在夏长莲和普现中手里,让闫女士向他们索要。但截至6日下午,闫女士仍未见到他们,夏长莲在电话中称自己没从闫女士手中拿一分钱,不该向其退钱。

2月7日,孙先生、闫女士到郑州市公安局经济犯法侦查支队报案。

【希望】受害人盼望结合维权

据了解,与小莹、小文有相似遭受的还有巩义的李克静、新乡的马玉洲、商丘的周珂等20余人,被骗钱数近百万元。“每批培训都有三四十人,我所知道的有一二百人,但因为许多人的联系方法变了,目前接洽上的只有20多人。”小莹说明。

“在寻找骗子的进程中,我们也见到了一些受骗者,但他们还是希望通过协商来追回被骗的钱。就我们的阅历来看,这种方式基本追不回被骗的钱,警醒大家。”孙先生盼望通过本报消息热线(0371)65830000寻找更多的受骗者。在此,本报也盼望受骗者拨打本报热线,道出你的上当阅历。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