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骗术大全 > 招工求职

女大学生被职介所拐骗卖淫 见警察不敢求救

时间:2009-11-13 18:11:17    来源:  作者:

女大学生被职介所拐骗卖淫 见警察不敢求救

中国消息网

[标签:防骗]

  核心提醒:洛南女孩
莹莹走进了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西广场派出所,诉说了自己被拐卖两次,并被职介所工作人员雷某墙奸多次的情形。接警后,西广场派出所民警在为民家政信息服务部的职介所将涉嫌墙奸的雷某带走,同时暂扣了这家职介所的营业执照。


救出女儿,老张一路上一直抓着女儿的手,不敢松开。


莹莹(化名)带着警察来到拐骗她的职介所,当场认出了拐骗她的人
女儿被火车站
一职介所转卖外地逼迫卖淫近半年,父亲奔波几省在江苏找到
中国消息网5月20日报道自从去年12月女儿失踪后,蓝田老张就踏上了寻女之路。5个月来,他先后奔波好几个省,行程几万公里,最终在江苏无锡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而身为大学生
的女儿竟被卖到这里卖淫。昨日上午,老张将女儿的手攥得紧紧的,走下火车。
女儿失踪老张拼命寻找

老张是蓝田人,去年12月23日,在西安北郊上学的女儿芸芸(化名)应当放假却没有回来,电话
也打不通。随后老张和妻子赶到学校,成果孩子好几天不在学校了!
随后他们找遍了可能和孩子接触的所有人,但音信全无。就在老张四处奔波寻找时,女儿的同窗说:芸芸曾在去年12月18日用别人的手机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经查询,该手机是周至一名男子的,但该男子称自己当天坐西安至天津的火车,电话只是借给了对面一个女孩用了一下。
寻女途中,老张还在德州
救回了邻居家的女儿!5个月来,四川、湖南、山东、河北、河南……老张粗略算过,他已经走了三万多公里,破费了7万多元。
深刻职介所打探女儿新闻
今年五一期间,老张接到一男子的电话,说他的女儿也失踪过,后来在无锡找到了,是被西安火车站一职介所拐卖到那里从事色情服务的。
通过一段时光的尽力,老张了解到,好多女孩都是通过分车站一些职介所找工作,被骗到河南,然后再被卖到无锡、合肥等处从事色情服务,且之前基础上遭遇到职介所工作人员的性侵略。
随后老张通过一个职介所内部人员打探到一个无锡的电话号码,且这个电话和西安多个职介所接洽拐卖女孩。
远赴无锡雇人盯着色情场合
5月14日上午,老张得知这是无锡市新区一个烟酒店的公用电话。随后他、儿子、儿子的姑姑一起奔赴无锡。
5月15日清晨,赶到无锡后,老张找那个公用电话,并逐一排查左近的美容美发厅、按摩房等可能存有色情服务的场所。但是,外人的突然造访,让当地人有所警觉,一些场所立即将门关闭。
次日,看到自己暴露目的,老张便找来几个当地人帮忙,“一共六七个人,每人一天100元,发明女儿的给1000元”。老张说,这是没有措施的方法。
5月16日下午2时许,其中一人发明了老张的女儿,赶来报信。老张怕打草惊蛇,用望远镜察看一下,发现女儿在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门面房里坐着,靠近门口。
快速报警
女儿胜利解救
随后,老张让儿子报警。“我一把拉住女儿的手段,并喊她的小名。”老张说,他是第一个冲进去的,拉住女儿时,还有另一个女孩辅助老板从他手里抢女儿,紧接着民警就到了。民警将店方一女老板节制后,当时从老张手里抢芸芸的女孩,这时也一把拉住老张,这名女孩叫莹莹(化名),也是从陕西被拐卖过来卖淫的。
昨日上午,老张一行返回西安,他不但救出来自己的女儿,还将莹莹给解救出来。
对话
女学生:警察来了也不敢求救
昨日上午,由上海开往银川的K361次列车
达到西安车站,看到老张和女儿,亲人们一下子涌了上去。中午12时50分,19岁的芸芸回到了蓝田的家,一家人含泪团聚。
昨日下午,记者与芸芸进行了对话。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在学校上学,是怎么到无锡的?
芸芸(以下简称芸):当天(2006年12月18日)上午,我下课后回宿舍,过来一个30多岁男子,问我打工不,收入比拟高,我就跟他走了。
记:你是学生,怎么想起要打工?
芸:我看父母工作很辛劳,便想边打工边上学,减轻家里的负担。
记:你知道他要带你去哪儿?去多久吗?
芸:不知道,我没想过,后来我们到了火车站,他买了两张票,上了火车。当天晚上9点多,我们到了郑州。
记:后来呢?
芸:后来,(低头迟疑一会儿)他开了一个房间,要挟我不许出声,强横了我。第二天,这个人打电话叫来一个叫薛勇(音)的,薛勇又带我去了无锡。
记:你知道他要带你去做什么吗?
芸:不知道,一开端在薛勇家住,后来就被带到一个美发厅,做按摩,后来就接客,不让打电话,不让出门,一直有人看着。每接一次客,老板得到100元。老板说给我们一个月2000元工资,但后来一分都没给。
记:你想过逃跑吗?
芸:想过,但不敢,怕老板打,有时姐妹给客人服务不好,就会挨打。(撩起衣服,后背有显明的伤痕)这些都是被打的。
记:没有想家吗?有没有想过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芸:想,想奶奶、爸爸、妈妈、哥哥,但我不敢打电话,太丢人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们说。
采访中,芸芸不时地抽咽着,她说老板曾经答应过,够半年就让回家。现在回忆起来,她觉得当时的想法很幼稚,甚至看到民警也不敢求救。
黑幕
多家职介所拐骗少女卖淫
昨日上午,洛南女孩莹莹走进了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西广场派出所,诉说了自己被拐卖两次,并被职介所工作人员雷某墙奸多次的情形。接警后,西广场派出所民警在为民家政信息服务部的职介所将涉嫌墙奸的雷某带走,同时暂扣了这家职介所的营业执照。雷某称,他今年初来,受雇于火车站邻近的这家职介所,每月工资800元。
芸芸、莹莹、老张都说出了同一个问题,西安火车站邻近多个职介所曾拐卖许多人到外地卖淫。
莹莹今年还不到16岁。今年4月份,来打工的她经过西安火车站左近一个职介所时,被雷某拉了进去,说要给找工作,她被雷某墙奸多次后又被带到三门峡,一个合肥老板将她带走,对方给了雷某3000元。后在一个客人的辅助下,她被送到合肥市救助站,回到西安后,在火车站又被雷某拉走,随后带到洛阳卖给了无锡老板,来到了芸芸所在的美发厅。莹莹说,她了解到,邻近有许多美发场合,都有被职介所拐卖的陕西女孩在卖淫。
老张说,在无锡期间,他曾到过许多色情场合,发明里面都是一些年龄较小的女孩,说陕西话的居多,估量有一二百人。华商报中国消息网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