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骗术大全 > 婚爱情色

骗婚七年,总经理原是个负案在逃犯

时间:2009-11-13 13:36:37    来源:  作者:

骗婚七年,总经理原是个负案在逃犯

采写  史英

起源:郴州日报

[标签:防骗]

 

 
文玲深爱七年的丈夫本来不仅是个爱情骗子,而且是个负案在逃的抢劫犯。

       2007年11月,笔者到云南旅游采访。在昆明北京路一个朋友家里,意外地认识了文玲姑娘,她30多岁,大学文化。当她得知笔者是湖南郴州人,文玲毫无顾忌地谈及了她被郴州丈夫骗婚的经过。
 
    讲述:文玲
    性别:女
    年龄:30
    职业:公司职员
    时光:2007年11月
    地点:昆明
 
 
    闪电结婚
 
       1994年我从兰州大学毕业,分配在云南昆明一公司上班,公司负责对东南亚出口家电业务。我对工作认真负责,当年就被选拔为部门经理。
       1997年元月,我应用假期到云南旅游景点走走,散散心。在西双版纳的旅游中,我认识了一个青年男子,我们一起游览了许多景点,他热忱、高雅、知识面广,尤其是他在女人面前不献殷勤不充慷慨的风格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分离时他才告知我他叫周少忠,今年35岁,湖南郴州某房地产公司经理,就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年青美丽的妻子红杏出墙了。因为离婚,他失去了几宗大业务,丧失惨重。离婚后,又给了妻子和孩子共100万元,加上别人欠他的债400万元,如今他是两手空空。我们相互交流了电话号码,周少忠临别时吐露的伤感,引起了我的同情。
    第二天上午周少忠居然找到我公司来了。他告知我经过一夜的斟酌,筹备在昆明搞房地产开发,他要我提出建议。我把自己熟习的情形一一给他作了介绍。中午,他请我去吃饭,我谢绝了。他不愉快了,说是不是怕丈夫知道。我脸“唰”地红到了耳根。这时,我已相信周少忠是个大老板,但对他已离婚却持疑惑态度。
    周少忠似乎猜透了我的心。只见他不慌不忙打开皮包,拿出一本离婚证书,上面有他和妻子的照片,离婚的办正机关是湖南郴州北湖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我没有理由推辞,只好赴约。
    在我们相识20天后,周少忠提出要和我结婚。我拨通了郴州市北湖区婚姻登记处的电话,讯问是否有个叫周少忠的已经离婚。对方很负责,让我等半个小时打过去。半个小时后我再次拨通了郴州的电话,对方奉告我,确有一个叫周少忠的与妻子离了婚。我放心了,一块石头落了地。
       1997年2月,我与周少忠结了婚。
 
    不让回家看公婆
 
    结婚后,我花400元在外面租了套房子,两人过起了甜美的夫妻生涯。我照常上班,丈夫买菜做饭,当起了男主妇。蜜月渡过了,丈夫还没有去开展业务。半年过去了,还是没业务往来。
    我不得不开端动用多年的积蓄。周少忠见我颇有微词,便说他向朋友借了1万元,第二天就办公,看着他振作,我心里非常愉快。
    半年过去了,丈夫除每天回来吃住外,未拿回一分钱,而这时,我的女儿呱呱落地,经济负担更繁重了。在以后三年时光里,我的8万元存款赡养三口之家,已剩下不了多少,而丈夫总不拿钱回来,我焦急了。一天,我悄悄来到丈夫的房地产公司,一问才知丈夫是在房地产打工,当中介人,每月挣500至600元工钱,还不够他抽烟。我由此联想到,丈夫必定在背后隐瞒了什么,我曾经多次提出回郴州见公公婆婆,他却一拖再拖,到底他在打什么算盘?我决议弄个清楚。
    晚上,待小孩睡着了,我把丈夫叫到里屋质问。没想到周少忠“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向我保证马上回郴州打官司追欠款。他的保证再次消除了我的疑虑。
 
    追债是个圈套
 
    很快,我请了假,带着孩子和丈夫一起乘上了开往湖南郴州的列车。但列车仅仅驶至贵阳,丈夫就请求我跟他一起下车。出了站他把我们母女俩部署在车站接待所308号房间,这才神秘地告知我他刚才在火车上发明了郴州的欠债人,从那人同别人的交谈中得知他在贵阳市遵义路办了一个公司,此人欠他50万元房款,他让我等他几天,说完,丈夫匆匆分开了。
    一天,二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丈夫还没有来,又过了三天,丈夫疲乏不堪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车站接待所。一走进房间,他从包里掏出一叠100元、50元大小不一的钱放在我面前说明说:“真没措施,这些人真无赖,只追回4000元。”
    见我愉快不起来,擅长察言观色的周少忠拉住我的手要我和他一起去欠债人武群良在遵义路办的那家叫顺通的公司。
    来到遵义路,只见顺通公司已关门大吉。我以上洗手间为由,瞒着丈夫来到顺通公司隔壁的旅社找到老板,向他探听为何该公司关门。老板告诉,该公司是搞建筑的,因欠债关门逃跑了。
    我完整相信了,丈夫确切是在追债。而这时,我的假期已满,只好返回了昆明。
    也许是受追回那4000元的启示,丈夫提出还是去外地追款,并向我提供了郴州几个欠债人有的躲在云南、贵州、广西做生意。我只好批准。
    丈夫一出去就是一个月,偶尔打个电话回家,一会儿说他在瑞丽,隔几天又说到了广西柳州,不久又说他到了贵州的凯里。可是一年过去了,2004年春节回到家里,他仅交出20000元,说实在追不回款。
    有一次丈夫从外地追款回到家里,不但一分钱也未拿回,反而脸上、手上、身上到处是一道道布满血迹的伤痕,周少忠奉告我这些伤都是他因讨债,遭到欠债人围攻殴打的。我听后不准他再外出讨债,可是痴情的我并不知道,丈夫外出讨债完整是个谣言,他身上的伤是因盗窃被人打的,他还因在贵阳盗窃20000元现金,受到公安机关的通缉追捕。
 
    识破骗婚者
 
    我不准丈夫外出讨债,他自得其乐,又在家当起了男主妇。而这时孩子渐渐大了,要上幼儿园,经济负担加重,很快我仅剩的一点积蓄花得一干二净。闲在家里的丈夫却心安理得,完整没有外出闯事业的盘算。
    春节过后,我把丈夫叫到跟前,同他摊牌了,我让他要么回郴州打官司讨回别人对他的欠款,要么从头开端打工,否则我就同他离婚。他毫不迟疑地选择了第一条。
    丈夫一回湖南打官司就是一个多月,期间从未打过电话回家     6月17日,丈夫开了一辆黄冠小轿车回到昆明。岂料,一个星期后,家里来了两个警察给周少忠戴上了手铐,同时轿车也被警察开走了,我仿佛跌进了万丈深渊,懵了。这时,警察奉告了我真相:
    周少忠原在郴州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又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可他并不珍惜。他嫌妻子不美丽离了婚。后来他因长期旷工,被单位开除。
    生涯无着落的周少忠来到昆明起初也想大干一番事业,可因为吃不了苦,才想到靠骗为生。那天,周少忠看见我一个人挎着包走着,便以问路到西双版纳如何搭车为由,与我搭上了腔。在双方交谈中,周少忠得知我单身一人,并有80000多元存款,就编造了自己是个大企业家,因与妻子离婚和别人欠债而来昆明的,渐渐博得了我的同情心并胜利骗婚。
    婚后,为了阻止我想回湖南见公婆,周少忠以发明欠债人为名将我在贵州骗下了车。到贵阳后,他使尽浑身解数进行扒窃,第二天又带我到他事先看好的一个公司门面,使我信认为真,以至回郴州的规划中途夭折。
    回到昆明,当周少忠第二次外出追债并伤痕累累回到家里,其实他同样是外出扒窃,那伤是在偷盗中被失主发明后被打的,失主报案后公安机关一直在追捕他。最后这一次,选择郴州打官司,他确切到了郴州,不过他不是去追债打官司,而是伙同他的弟弟周少国和郴州的无业人员王志文,密谋抢劫。那天晚上他们三人看准了郴州市海马家具城老板龚生金的黄冠轿车,三人将龚打伤,之后由周少忠将抢劫来的价值30万元的黄冠车开到昆明筹备在昆明销赃。
       2004年12月16日,湖南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周少忠有期徒刑15年,他弟弟周少国和同案人王志文分离被判无期徒刑。新闻传来,我起初是大吃一惊,继而是如释负重,周少忠终于彻底被剥下了他爱情骗子的画皮。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