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村新闻 > 前沿

村医之“惑”:收入骤减 无奈改行

时间:2012-10-1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村医之“惑”:收入骤减 无奈改行

 

   在“乡村一体化”管理和基本药物制度背景下,因为该项制度实施中存在各种难以预料的因素,部分村医收入较之前大幅度减少,不少村医已无奈改行。一些留在岗位的村医在“观望”之际也时有怨言。一个多月来,村医汪洋为了讨要其所在的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富村卫生所今年上半年的2826元一般诊疗费,在距离卫生所10里的蜚克图镇卫生院和距离70里的阿城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区农合办”)来回奔波。得到的答复却是“相关人不在”,或者是“正在走程序”等等。 

 

  “我们干着同样的活儿,为什么其他村医能拿到钱,而我们一毛钱都拿不着?”汪洋每次在蜚克图镇卫生院都这样问院长。 

 

  与汪洋相比,阿城区和绥化市等地的其他村医也有抱怨,“像汪洋这样还算不错了,至少还拿到了公共卫生服务费。我们什么都没拿到。” 

 

  在全国普遍实施“乡村一体化”管理和基本药物制度背景下,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对黑龙江部分地区进行调查时发现,因为该项制度实施中存在各种难以预料的因素,部分村医收入较之前大幅度减少。由于各种补助费用没有及时到位,不少村医已无奈改行。一些留在岗位的村医在“观望”之际也时有怨言,为了维持收支平衡,一些地区造假、虚报等现象时有发生。 

 

  村医之“惑” 

 

  今年3月黑龙江省落实国家新医改政策,启动了“村级医改”工作。这项工作开始实施后,村级卫生所实行了基本药物制度,村医原本靠药品差价赚钱的利润空间不存在了,来自上级卫生部门的补助成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政策执行中的一些纰漏让部分村医困惑:与补助费相挂钩的村医考核到底是啥标准?完成了相应服务,为何迟迟看不到包括一般诊疗费和公共卫生服务费在内的两项补助费下拨?按照政策要求垫款改建卫生所后,为何得不到补助,还要倒贴? 

 

  困惑一:怎么考核? 

 

  8月15日,蜚克图镇卫生院院长李某在会上宣布,该镇7个卫生所的一般诊疗费已经到位,还宣布了各卫生所的补助金额。这让汪洋等人欣慰,她至今依旧清楚地记得自己所在卫生所该得2826元。 

 

  然而,她的兴奋并没有延续几天。发放补助那天,汪洋所在的新富村被告知,因为绩效考核不到60分,补助不予拨付。 

 

  “我们和其他几个所一样都是按照要求做的,为什么偏偏我们考核不及格?不及格是否就代表没干工作,就应不予拨付补助?”新富村和同样考核未及格的光明村的村医们满心疑问。 

 

  为了搞清楚上级是怎么考核的,汪洋与几名村医开始不断地去找镇卫生院和区农合办负责人。而每次得到的都是“要开会”、“在开会”、“电脑坏了,查询不了”这样的回复。 

 

  汪洋一直在“讨说法”,希望得到一个透明的考核标准和明白的解释。到目前为止,汪洋只从区农合办要到一份字号为“哈阿合管发[2012]3号”的文件。该文件名为《关于印发2012年新农合门诊总额付费及一般诊疗费补偿方案》。文件规定:“按参合人口每人10元计算一般诊疗费总额,乡镇卫生院由区合管办对其实施基本药物、门诊统筹情况进行绩效考核;村卫生所由乡镇卫生院进行考核,并将考核结果上报区合管办,抽查认定后按比例下拨费用,即:考核分数100分者一般诊疗费100%拨付,每降低1分扣1%,考核分数低于60分不予拨付。” 

 

  一次偶然的机会,汪洋跟同样是村医的同学孟阿娜谈起此事。孟阿娜所在的阿城区阿什河乡也同样有这份“文件”。但文件中关于相关内容的规定是:“分数100分者一般诊疗费100%拨付,每降低1分扣1%。”文件并没有“考核分数低于60分不予拨付”的相应表述。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两份文件都没有盖公章,只是汪洋的是“红头”,而孟阿娜手上的是文件复印件。区农合办一位负责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汪洋手上的文件才是真的。而孟阿娜手上的文件,在阿什河乡几乎所有的村医人手一份。村医们回忆说:“文件在乡里某次会议上宣读了。” 

 

  抛开考核未达60分应否得到补助不谈,汪洋还一直对自己为什么第一季度考核只得56分耿耿于怀。汪洋说,自己再三追问,镇卫生院表示再算算。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