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村新闻 > 前沿

苏小和: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

时间:2012-10-05    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作者:

苏小和: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

  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我知道我在陈述一个经济学的风景。 

  迁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经济学话题。这是一个事实,任何一个有志于现代化建设的国家,都别无选择地面临着巨大的人口迁徙问题。看看吧,那些在路上的人们,那些从乡村出发,朝着城市迁徙的人们,那些汗水和雨水交加,头发沾上了灰尘,暂时来不及清洗的人们,他们根据市场的逻辑,朝着城市出发,构成了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口迁徙风景。市场的逻辑是这样的:任何一个国家要工业化,必须首先城市化。城市化必须走在工业化或者市场化的前面,否则,所谓的工业化或者市场化,就是一种计划经济的结果,而不是市场的自发秩序。这个常识太重要了,1979年,刘易斯和舒尔茨发现了这个伟大的经济学现象,并用完美的理论模型呈现出来。由此,大量的农民向城市的流动与迁徙,大量的人们由农民的身份转型为真正的市民身份,变成了一种常识,一种规律,一条任何一个国家试图发展经济都必须遵循的惟一的道路。 

  这样的表述,隐含着与生俱来的权利意义。农民不是城市的流浪者,不是过客,不是的,每一个农民都是城市的主人。如果没有农民的大规模迁徙,一个国家的城市化不可能出现,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和市场化也不可能出现,相应的,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一个国家的富强与繁荣,也不可能出现。还有比这样的陈述更加令人激动的吗?每一个人在路上的农民,都应该知道,今天的迁徙,不是一种漂泊,而是寻找每个人在市场经济中的合理位置。自由迁徙,是市场经济赋予给每个农民的权利,不可剥夺的权利。 

  当我说出农民工这个陈旧的词语,我知道我在陈述一部长达60年的历史。 

  众所周知,在长达30多年的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经济的主要政策,就是设立了一套不合理的工农业产品比价关系,人为压低农村的产品价格,提高工业产品价格与农产品价格的差距。保守估计,在1950-1978年的29年中,政府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提取农业剩余净额为4500亿元,平均每年从农业部门流出的资金净额达155亿元;1979-1994年的16年,政府大约提取农业剩余净值12986亿元,平均每年从农业部门流出的资金净额达811亿元。现实意义上,中国政府正是利用这种“剪刀差”,试图推动工业化的原始积累,使资源配置大面积、大幅度向城市倾斜,由此形成了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悬殊的城乡差别。 

  从2006年元旦开始,随着政府取消农业税,这种工农业产品的“价格剪刀差”现象基本缓解,但这并不意味着针对中国农民的“剪刀差”思维方式从此消失。某种意义上,“剪刀差思维”成为政府部门的思维定势,在收入和资本两个新的路径上继续繁衍。 

  如果说“价格剪刀差”时期,主要以“廉价的农产品”为主要形态,那么随之而来的“收入剪刀差”时期,主要形态则为“廉价的劳动力”。有人做过统计,在过去大约20年时间内,中国农村每年为城市建设贡献了1.2亿数量的廉价劳动力,他们的年龄处于16岁到46岁之间,拿着世界上最低廉的工资,没有市民资格,不享受城市人口拥有的医疗体系和养老体系。这种醒目的“收入剪刀差”,政府大概从农民身上抽取了9万亿人民币的豪迈资金来促进城市化进程。 

  相比跟随而来的“资本剪刀差”,“收入剪刀差”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这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经济掠夺手段,一方面,政府用压低农民土地资本价格的方式,应对不断扩张的城市版图和不断高涨的房地产价格,用悬殊的价格差推动城市化的又一轮发展。另一方面,政府将农民所建房屋统一定义为小产权房,剥夺了农民房地产资本的产权界定权利,导致所有农民的房子不能有效进入交易环节,从而使得农民的土地资本失去了升值的机会。有人做过统计,每年农民在土地进入城市化过程中的资本损耗高达5万亿元,也就是说,中国农民每年正在以5万亿元的土地资本金,无偿支持中国的城市发展。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