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村新闻 > 前沿

民间养老院困境调查

时间:2012-09-22    来源:小康  作者:

民间养老院困境调查

   百分之三的养老院生活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未来十年中国老龄化已成定势。 

  北京在2010年推出“9064”养老计划。即指90%的老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养老、6%的老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社区养老、4%的老人机构养老。 

  上海在十一五期间推出“9073”养老计划——90%的老人为家庭养老,7%的老人从社区接受养老服务,3%的老人为机构养老。现在上海准备在“十二五”末,将“3%”上升为4%。 

  广东则准备在2015年启动“9073”计划。 

  中国三大直辖市的养老规划,基本上可以代表地方政府养老模式的未来。“居家养老”既是政府力推的模式,也是传统中国观念的延续。对于即将承担未来养老重负的八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的“独一代”们来说,难题正在显现。 

  但我们现在关注和聚集的,则是这一计划中最为少数的百分之三。谁可以进入养老院,如何进入养老院,养老院面临哪些难题?那些在数据中占百分之三的人们,是如何度过他们的晚年? 

  最少的人群,或者正可以为最大人群的养老提供参考借鉴。 

  广州:挤不进去的养老院 

  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却未必想出来。广州有120万需要养老的人,但包括公立、私营的170家养老院仅有两万多床位。除去部分居家养老的老人外,还有近百万人被挡在了养老院门外 

  2012年7月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研究所所长何平提出,我国应逐步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一场“延迟退休年龄”的大讨论引起了全民关注,有分析认为,延迟退休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已正式步入人口老龄化时代,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超过1.8亿,每年还在以500万至800万的数量不断增加。 

  家家都有老,人人都会老,我们老了怎么办?选择养老院渐成趋势,这既是一种理念变化,更是一种现实选择。面对日益急增的老年人口,养老院正面临严峻的考验,排队入院、高昂费用成了老人们艰难的等待——但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居家难养老 

  传统中国老人喜欢在家养老,去老人院会被人认为是被儿女遗弃。 

  但个性独立、思想前卫的范颖(化名)却不这样想,在退休之前范颖一直在广交会工作,她很早就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2003年,范颖悄悄开始考察适合自己的养老院。那年春天的一个傍晚,她在越秀公园里散步,和几个老人聊起了广州老人院。听大家一介绍,觉得不错,后来她又亲自跑去实地考察了几次,最后决定选择广州市老人院。 

  “老人院都是同龄人,没有代沟还有共同语言,这个大家庭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能找到一个安乐窝,会让自己的晚年生活过得更好。”为了争取到进入养老院的名额,范颖甚至展现了她的绝招——能歌善舞。这一优势使得她一年后被特批入院,范颖现在成了广州老人院舞蹈队的队长。 

  选择老人院的原因,范颖说,“人的身体就像一部机器,开了几十年,机器零件都有磨损。你总要生病,生病的老人对孩子们是一种拖累,还不如在老人院由专业人士照看。” 

  想儿孙们的时候,范颖会自己在老人院门外乘坐公共汽车回到市区。“现在腿脚还灵便,坐两个小时公交车就回到市区的家了。”范颖说。 

  “政府提倡家庭为主,社区辅助,政府办的养老机构作为示范点,中国人还是多数愿意在家养老。”广州老人院院长洪佩贤说。进入老龄化社会后,居家养老模式越来越难适应时代的需求了。“中国的老人占全世界老人的四分之一,在不久的将来将占三分之一,养老问题是政府亟须解决的难题。”洪佩贤说,“养儿防老的观念对于现在成年的独生子女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四个甚至六个老人的赡养任务将令他们不堪重负。” 

  进入养老院,既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也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老龄社会的猝然来临,则使这种选择成为了一种竞争。 

  高伯三迁“养老院” 

  在进入广州老人院之前,79岁的高志奇一直在为自己寻觅养老之处。 

文章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美文推荐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